i

 

This is i.
一个用于苏绿的马甲。

【军校paro】他的光(绿组番外)·叶下光(上)

致绿色 生生不息
私设成山


到底是哪个混蛋规定的圣诞长假之后就是月考的?!
甫一放假就一头扎进游戏里,提早两年破格录取的战略部署专业小天才直到考试倒计时两天整的时候方才猛然记起自己尚未复习的事实——别说复习,自假期开始以来,那个挂着许多游戏角色挂件的书包就从没打开过。
真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临阵磨枪。五条须久纳从已经堆积如山且乱成一锅粥的柜子里勉强挪出些许空间把虚拟眼镜塞进去,摊开课本,打开战术模拟系统,还将散落在桌上地上的游戏卡带一股脑儿收到盒子里一脚踢进床底以示决心。
游戏固然是第一位的,但成绩也很重要。他看中了暑假即将发售的一款网游,jungle出品,拟真度极高,相应的价格也高的离谱。他就指望着学年一等奖学金挽救自己吃土的命运了。
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身体有点僵。五条纠结一阵,还是放了一缸热水,舒舒服服地泡一泡再定心背书。
这么一折腾,大半个小时又过去了。
平板里的笔记多是当日便就着作业记牢的,他把一串串考点输入自制的默写软件,不多时拉出一套填空。一只手在光屏上戳戳点点写答案,另只手闲不下来,悉悉索索地拆了一包薯片。
这可比漫无目的地对着笔记发呆有效多了。常年甩其他同学十几分并不仅仅是天赋和努力的缘故——他也自认不比别人努力。
宗像礼司曾邀请过他加入风纪委。他应邀参观了一次蓝衣服们的拔刀仪式后便抽搐着嘴角推辞,完全不能想象“五条,拔刀!”这种台词从自己嘴里喊出来。
假如当初父母没有抛弃他,让他不得不选择报考学杂费全免的预备军校,五条的职业规划也许是进入帝国最大的游戏公司jungle混个测试员之类的工作——凭着对游戏永不消退的热爱。
但现在他越发觉得人生才是最复杂的一场棋盘上的游戏,规则由强者制定,无所谓如何犯规,每个人都努力保全自己以求不被从棋盘上清除。作为一名合格的玩家,既然已经被摆上了盘,就一定要表现的尽善尽美、无可挑剔。
考试就像任务,五条须久纳的任务完成评分从来都是SSS;宗像的邀请也不过是是否开启支线剧情的Yes or No,五条须久纳从来不走不感兴趣的剧情,哪怕是一生只能触发一次的隐藏NPC亦定不后悔。
战术模拟系统连接上五星题库,随机抽选出典型战役。五条扫了一眼武器配置,指令一条接一条下达。题库里的考题死板的很,都不用太多思考,还是宗像礼司亲自出的题比较有挑战性。他又抓了一把薯片,准备下达最后的进攻命令,电子光屏上却突生变故。
这跟设定好的不一样啊!思维定式紧急刹车,五条重新快速分析了局势,在先锋部队被打爆之前制定出新的战术。他的反应足够快,但对方的反应更快,一改机器只走最优解的一目了然部署套路,更加狡猾,更加危险,更加迷雾重重。
再不察觉就是傻子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用了什么手段,但现在在和五条对战的已决不是系统,而是人,拥有强大而缜密的头脑。学院里真的有这么可怕的学生吗?
久违的威胁感与纯粹的战意被唤醒。没错,这才有意思,战术不正是头脑与头脑之间的抗衡么?
这场指挥者的对战持续了近50分钟,还是不知名的对手棋高一着,防守反击获取了最终的胜利。五条靠在椅背上,长长舒出一口气。薄汗濡湿了鬓角,零食袋子被绞得皱巴巴的。好久、好久没有这种仿佛燃烧起来一般的感觉了,他几乎都快忘了战场上变幻莫测的紧张与激变。
而这个对手让他回忆起被步步紧逼到走投无路的无力感。做什么都没有用。怎么样都赢不了。
好累。他甚至想就此倒在床上一睡不醒,但脑海中却不断回放着刚才的战斗。明明呼吸已经平复了,心跳却还快得吓人,兴奋得连手指尖都仍在微微颤抖。妈的,只有粗口才能表达这一刻的累和爽。
系统大约是恢复了正常,结算完这次“创下历史最低”的分数,弹出“是否保存练习录像”的窗口。
五条点了“是”。这50分钟里有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而就在他打算关掉系统再去洗一次澡的时候,电子光屏突然抽动了几下,一行墨绿色的字缓缓从屏幕里浮出来。
——游戏愉快吗?

tbc.

希望上下完结没有中

评论(4)
热度(21)

© i | Powered by LOFTER